The Process of Developing MLT
台語現代文之開發過程


現代文前景 EDUTECH

 (內容). 緣由(∼1943) / 如何寫出人所說的話語? / 台語拼字辭到文藝作品(1943∼51) / 育德資訊公司的成立 / 台語文教育及台灣話語文研究會 / 台語現代文的推廣

1. 緣 由 (∼1943)

      台灣青少年的台語文學熱情, 在1930年代降到谷底。   這是因為日本人對台灣人所施行的日語文普及教育在這時已經產生了相當的成果。  大部份的青少年都 只會使用日語書寫,而沒有足夠的漢字知識用來寫出母語文。

      1930年時,台灣人間的日語普及率是12%, 而 在1940年就急升到55%。  又在 1944年時, 統計顯示已達71%, 接近現時的北京話普及率。

      雖然如此, 日本人還不敢明令禁止台灣人在私下的談話中使用台語。  甚至在警察學校裡開授著正式的台語課程,所用的文字是漢字旁附加日語音字(片假名)的注音。

     日文中所用的漢字,字數有限又字義遵古,所以不少台語口語音(非漢音辭) 就很難使用日文的漢字了。 為了在日常生活中隨意寫幾句台語,當時的人就自然採用漢字和日文音字所混合的書寫法

     一個實例如: 「ィヤユ, 學校 ニニ 上課」, 其意思是 「我知影, 學校不要上課」。 事實上, 我們當時, 只知道"我"的漢字是 "私(マギゑウ) " 而不知道"我"的台語發音。
  -
    -以上所看到的,是1930年代的『音漢混合文』。

1943年的年初, 台南第二中學有一位嚴厲的日人漢文教師, 正在教導古書漢文的日音朗讀之餘, 忽然心潮一到, 竟然用日語漢音, 又一遍按照文章的字序, 朗讀一段課文, 而大言不慚就說, "孔子時代的漢人是如此講話的。 你們台灣人有沒有如此講話?"  對著全班同學,這是一項 非常大的震撼。  他繼續說: "不會寫出日常話語是很可恥的事情。 如果有甚麼人在學期考試的考卷上, 全用你們的台灣話寫出整篇的東西, 我就給他打一百分"。

      此後幾天, 住在民權路到西門路的班級同學, 就夜夜聚集來研討如何寫好台灣話 當時,有一個同學, 竟然從教會裡借來一本羅馬字的聖經, 抄寫一 段, 就很得意地拿去給那位教師說, 台灣話是可以如此寫出的。那位教師指這裡指那裡地問他要如何讀。  他就說 這個讀 "oa/", 那個讀"ai\"等等。

     傲慢又自負的日人教師"哼"一聲後久久,就用不齒的眼神看他一下而講出一句話:"你們台灣人所講的,不是話語,是吼聲而已",就走開了。 話語(kotoba)是人講的話,吼聲(ho'ego'e)卻是動物所發出的叫聲。

     這是一句極大的侮辱, 也是極深刻的激勵。  那位教師的無禮,點開了這些幾個同學的眼界。

     吼聲和話語不同, 吼聲可以用音標的組合來隨意模擬出來, 話語卻是本身就有意義的, 全民族所公約的語辭;  用不同的口氣說出來的也互相可通的同一理念,應該就是同一的語辭。

     隨便亂發的口音都可以用音標拼出來, 可是在同一民族內公約的語辭是某定理念的代表文字; 吼聲卻是沒有明確理念的聲音。
           .
2. 如何寫出人所說的話語?

     漢字和漢字句,無疑是話語。  就像日文那樣, 在漢字中間夾入音字 也可算做是話語的文章。 如此, 將音標型的教會羅馬字當做音字來組成音漢混合文, 是不是也可以說是 "人講的話" 的文章?    我們寫:『Goa chai, 學校 bo-beh 上課』試寫這樣的台語音漢混合文,是不是可行?

      大家就拿日文的各科課本上的文章來試寫台語文, 但是沒有幾次, 就發覺事態非常不妙。

      一面寫文章還得回頭去想句句的聲調, 實在是太不合理又太辛苦了。大家立刻看出教會羅馬字不能當做書面文字, 尤其和漢字一起寫的時候, 寫到漢字句就心手很通順, 而遇到羅馬字辭就必須考察聲調而停下來。

       在技術上, 也有不少難以接納的部份。 例如, "chai" 應該得讀成ㄑㄧㄞ 而不如 "知"的日文音字。  又 "bo" 的拼字應該讀做 "幕" 而不是"無"。   由此, 大家就開始協力去開發台語的現代拼字法。

    理想是:

   (1) 把整個理念,寫成一個單字,絕對不可以分開寫成個別漢字的注音記號; 
   (2) 既然是羅馬字, 就得嚴格遵守拉丁文字的原始標音用法。

    一個民族的語文,代表著這個民族的氣質。 這是因為共同的國民教育和生長過程中的理念發展, 都由文字來。 民族共同的意識和理念也由日日所讀的報刊書藉得來。  這就是那個民族的共識。  這樣可以知道,  現代國家的民族性如何, 得看它的文字了。
 

3. 台語拼字辭到文藝作品(1943∼51)

       1943年,大家正在開發現代拼字的時候, 是相當認真的。 一個人寫出來的拼字辭, 別人應該能自然地讀得出, 且能了解原意。  這是互相修整的過程。 儘量保持教會羅馬字的拼音習慣, 但不用聲調記號。 不多久,大家竟然發現, 台語的發音若採用基調音(第七聲)做基準, 會比較自然好學,而不應該依傳統使用高調音(第一聲)做基準。

      經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台南市受盟軍徹底的轟炸, 政府更迭頻繁,   而在1948年, 還存活著的同學就考進當時的二大學府, 台灣大學和師範大學(師範學院)。 大家在那裡又經歷了白色恐怖的日子。  在此當中的1949年底, 就著手利用歐洲文藝作品來努力提升台語文的文藝水準

     那幾個年輕的大學生,滿心盼望可以用文字來記錄出美麗的鄉土和鄉情, 就想美化了台灣人的語文體系, 就能讓台灣人齊身在現代的人類社會之中。

     『雅緻』是大家所追求的文藝理想。  雖然在當時的台灣下層社會中, 髒話,謔言,怪腔充斥, 大家認為這些墮落話語的記錄, 不是當前我們應該努力的工作。  我們首先得提升台語文藝到國際水準之後, 才讓語言學者去搜集那些民間辭句來歸檔, 而留給後人思索就好。  骯髒 ,下流的過去,可恥的事跡是民族的恥辱, 不是光榮。  我們暫時不要自己去把它挖出來傳授給後人。

     我們應該專心專意, 努力在光明未來的建立才是正途。

     正規的語文,必須以確定的文法做為根基。  由日常口語中去研討出台語的文法體系(grammatical  system), 然後, 依據這個文法來寫文章。   這是當時就開始進行的努力之一。

     由台南前往台北的人,都會感受到南北語音用辭的差異。 如何訂定統一的文書用辭和超越地區語音的拼字辭是另一項長期的探討。

     師範大學的學生事件,發生在1948年底。    此後,大量湧入大學的, 是大陸來的職業學生。 所有的台灣學生都受到他們的監視和威壓。   使用台語授課的教授也受到警告。  又在上課中, 成隊的軍警進來公然逮捕學生的事件連續發生,台灣全域,進入白色恐怖的時代。   可是, 美化台語文, 提升民族氣質的努力, 在這個當中卻默默進行。

       我們大學生, 將大部份的時間用在完全看不出實際用途的文藝作品的翻譯工作。   只是沉醉在自己所完成的作品的純美之中。  時時拿出來, 就欣賞那些言辭之美,意境之高超和純真。 又進一步深覺台灣人是 這麼美麗的民族, 因為擁有這麼美麗的語文!

     這時, 各地傳聞,因為使用拉丁文字寫一些文章的學生被逮捕入獄之事。

         1950年12月, 台灣省政府終於下達行政命令,禁止了日文和台語文的使用

        長老教會一直不敢為教會羅馬字做什麼推廣的努力, 而羅馬字聖經聖詩, 卻延到 1970年代 才受到沒收的處分。

4. 育德資訊公司的成立

          生在台南市的王育德, 在二二八事變時, 因為他的兄長被捕又被殺,  就在1949年逃離台灣, 經由香港移居日本。  那裡是他以前修讀文學兩年的舊地。  他在 1945年, 滿懷著對台灣的熱情, 回台在台南第二中學擔任教職。  他是創作現代文書法那一班學生的級任導師, 擔任「西洋史」的課程。  回台兩個月, 就在這裡推行台語演劇運動。

        1957年12月王先生在日本出版了"台灣語常用語彙", 1958年受聘在 明治大學擔任講師。  1960年2月, 創辦了台灣青年社, 1964年1月出版了"苦悶的台灣歷史"。   1969年4月 升任副教授以後, 就專心灌注在台語著作與政治活動。   1972年 出版"台灣語入門", 1983年出版"台灣海峽"和"台灣語初級"二書。

       1960年, 修畢了東京大學的博士課程的王育德先生,在 1977年 6月  再往美國深造。  他在這理, 接觸到不少的台灣青年學生, 如此, 他的理念就開始引發海外台灣人的注意和嚮應。

       1980年代開始, 王育德博士的理想就傳入到受戒嚴體制所嚴厲限制的台灣。   在南部有一群學者, 想要群力研究又開發新時代的台灣話語文體 系,但是受到現實的阻礙, 必須用不聲張的方式, 尋出聚會的場所和協助的助理人員。  為了要能如此, 就在1982年, 在台南市申請設立了「育德資訊公司」。 意思是繼承了王育德博士的理念的(=育德資訊)一群同志(=company, 公司)。  台語現代文書法的重新研究就從這裡開始。

       育德公司是正式向政府申請成立的企業, 在成立之後, 則以台語圖書 的編輯和電腦軟硬體的發明, 獲得版權多種, 卻很少做營業行為。  但是為了台語文字化的推展, 卻以電腦輔助教學軟體, 向海外宣傳。  1984年間, 更加進一步, 派員前往東南亞各國考察閩南語的實際使用情形。
 

5. 台語文教育及台灣話語文研究會

      1986年8月,長老教會台南中會派遣多年來正在擔任大專事工部部員 的著者往北美各地台灣人教會巡迴考察台灣人子女的教育問題自這個結果獲知, 海外同鄉普遍地擔心著子女的母語能力, 而在教會中屢次試行過教會羅馬字的教育後,卻都事倍功半,難有實效。

      雖然在美國的兒童都認識拉丁文字, 卻無法接受教會羅馬字的台語注音。  對他們來說, [goar] 要讀做 [我] 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go/a]就太怪了。   一些小孩說那是外星人的文字而不肯學習。  其實, 長久以來國內的教會兒童和青少年也都不肯學習教會羅馬字了。

       對這個實情, 有識之士已經感覺到,教會羅馬字好像有某種天生的缺陷才會如此的。  可是, 他們卻想不出明確的理由說那是什麼。   一向在主張母語的台南神學院, 在1970年代就放棄了台語羅馬字文的課程, 而在附設幼稚園裡也像外面的幼稚園, 平常用國語教導幼兒。

      同樣是拉丁文字型台語寫法, 1943年以來的現代拼字和組合了 這些語辭來寫出的現代文, 是容易被小孩所接受的。  為了要拯救快要被消滅的台灣話, 現代文書法的起用是可以考慮的。  至少咱們得著手實地去研究它的可行性。

     1987年3月底,台南市太平境長老教會的長執會通過了莊經顯牧師所提出的,組織「台灣話語文研究會之事, 而在 4月3日召開了首次的研究會。 以後的研究會中,大家都發覺到現代文書法確實比一向的教羅文, 較容易學習也容易推廣。

      雖然大家年紀都 很高,卻都感覺到現代文 很好讀出台語音。  這個研究會繼續到兩年後莊牧師離開那個教會的時候。

         研究會的諸同道, 每週一夜, 同心協力去研究最可行的母語推廣法。  研究成果成為一本一本的教材和資料書。

       在海外的推廣,由 1988年的 2月在美國洛杉磯市首「台灣日」活動的時陣。在 這裡首次介紹了使用現代拼字的音漢混合文,如: 「oar zay, 學校 boboeq 上課」。目的是希望海外同鄉能開始使用鄉音來通信又寫作。 台語現代文從該年中起,就開始傳佈到海外各地的同鄉間。
 

6. 全拼字台語現代文的推廣

           現代文能迅速受人歡迎,有它的時代背景。 1990年代的台灣人, 和 1910年代的台灣人的文字需求是完全不同的。  從前的識字率不及10%, 如今因為國民教育的徹底實施,差不多沒有不識漢字的成年人。   當時, 台灣人只會使用台語來生活; 現在的人,在文化生活中和現實社會生活中, 大部份都在使用北京話, 這就是從前叫做"官話"的公用漢字語言。

           如今, 幼童的家長會叫子女去學習ABC, 可是要學習的是英語而不是台語。  大家都認為台語是只需要講和聽的語言, 沒有理由來學習書寫。  漢字文還好, 它符合傳統, 而不像羅馬字得要呼音啊。

      一些在美國的台灣人, 好幾次都用教會羅馬字來教育子女而失敗後,  才發見了現代拼字文不需要教呼音,而由兒童身邊的事物的台語拼字開始教整句的台語。  這套教育法符合了正統語文教育的程序,而實施後也確實很容易就成功了。  1990年起, 子女的母語教育重新開動了。 教材就用了現代文的課本。

        全美歷史最久而規模最大的華府台語學校就如此在馮昭卿現任校長的規劃下, 全盤改採{代文書法的教學。 當時, 北美的趙弘雅博士已經設立了台語文推廣會, 在報紙上連續發表台語現代文的論文, 也完成錄音教材「台語發音聲調和與文書法」。 很多各地的同鄉學者都 用這套錄音教材,自修台語現代文到成功。

      如今, 他們都用這個現代文, 使用英文打字機,電腦,國際電子傳訊網路(e-mail)來編寫又發送
 鄉音的文章。  這些現代化的辦公機材,只能處理沒有添加記號的拉丁文字; 台語現代文是如此。

     1987年年底,幾位成功大學教授在育德資訊公司的聚會中,發起要 在校園內打破政府的語文禁忌。  大家各方奔走之下, 終於獲得校方的同意, 在1988年9月23日, 組織學生來成立學生社團─台灣話語文研究社。入社的大學生共有七十六人,就在10月21日舉辦社員大會, 並由11月24日起對社員開授台語現代文。 協助這項教學的, 是成功大學地球科學系的劉至明老師。  在大學的台語文推廣, 和在社會上的推廣, 該有一些不同的要領。  可是在成功大學的新的經驗, 使人更加確信現代文對本地已經受過中等教育的青年人來說, 也是遠比音標型的教會羅馬字較好接受。
   1990年2月19日,教育部透過中華日報發佈消息說, 成功大學獲蒹}授正式有學分的台語現代文課該報的第一版的大標題講:「成大獲准開設台語現代文─台語課程上大學四十年來第一遭」,又在第二版的專論題目是:成大台語課象徵教育解嚴 ─ 毛高文開放作風備受矚目」。 

   於是,全國的新聞焦點都集中到南部的成功大學。

        該年9月,高雄醫學院的醫科也由於實際的需要,新設兩學分的台語現代文課。   11月起,榮民總院的高雄分院開幕,就為全院的醫生開設醫療台語課,使用的文字也是台語現代文。
           1992年,台南市政府開辦三個月的中小學教師母語訓練班。 此班在1993年又繼續開辦。  這一年, 台中市政府和該市的教育會舉辦同一性質的訓練班。  都是針對中小學教師來推廣台語現代文。 
 

           1993年10月底,台中市正式立案而成立了台灣話語文研究會。  11月初就試探台語現代文對台中市內的非校園民眾的推廣可行性。  12月5日開始, 邀請台南的林 繼雄教授對該社的行動幹部三十名, 施行台語文推廣法的訓練

 課程中也包括羅馬字台語現代文書法。 (該會後來, 為了建立自身的品牌, 乃調整現代拼字中三個子音用字, 即 [ td], [tht]及[khq], 而以「普x台文」之名大事宣傳招生至今)。

           台南縣政府,自從陳唐山博士主政以來,特別注重台語的普及。  1994年2月1日起, 就召集縣內各小學的教師代表共一百人,舉辦過「鄉語教學訓練營」 其中, 也排入了現代文書法的課程一下午。  但是, 台南縣多數國小校長都認為對該縣學生只可教導ㄅㄆㄇ國語音標。

       在國內,因為過去四十年來在師範院校, 嚴格推行過國語漢字的國粹教育,所以拉丁文字受到不少台灣人教師的排斥。  他們見了拉 丁文就會產生內心莫名的恐懼,  連注視它也不敢。

        反過來,外省人士較少有這樣的心結。   在榮民總院高雄分院的台語現代文教學相當成功是一個先例。  1994年6月,省立台中圖書館辦了為完全不懂台語的外省籍人士的台語生活會話班, 為期只有五次, 就讓他們都能夠上台用台語做自我介紹。

        1994年7月, 台語現代文課成為台灣文化學院的正式課程   所有學生對課程裡面的羅馬字現代文書法, 特別感覺有興趣, 學習的成果也特別優越。

          1994年6月, 中興大學機械系開辦機械工程實務人員暑期講習班時, 所參加的一般工人和技術人員對機械部品及機械運作等的專業用辭, 無法聽懂國語翻譯辭。  這是因為他們一向都使用日語名詞。  擔任教學的教授是美國留學的, 他用英語術語來說明, 學員更加聽不懂。  教導機械的電腦輔助和檔案處理時, 困難更加嚴重。  這時, 他們就試驗先教英文字母, 再來用台語現代拼字 寫出學員的日語口音。這個結果竟然非常成功。

          在 這理 看出, 拉丁字的台語寫法是台灣勞工界也會歡迎的。  這個事實, 在數年前就由台中市縫紉職業工會和同業公會的總幹事林啟超先生所發現, 而主張儘速在工商界普遍推廣台語現代文書法。

         林先生更在家裡, 對五歲的孫女試教美國台語學校的現代文書法的教材。結果是出乎意料的成功。五歲孫女很快就會讀羅馬字現代文也能自己寫簡單的文章。  這個親身體驗, 使林先生熱心主張我們得趕快著手編輯台灣兒童讀物來興起台灣人的兒童教育。

          1994年10月中, 在台南市試辦私設的「育德台文研究所」為此, 新建教室和研究室, 並購置多項設備而大力編輯台文圖書。

          1995年4月, 向政府申請多時的「財團法人育德文教基金會」終於獲准成立, 從此公開開班授課, 出版圖書, 與外連絡協商, 均成為合法了。

          1996年年底, 基金會的董事會議決, 應該想法子擴大台文的推廣面, 尤其是不可能前來台南上課的一般大學學生, 對母語文有興趣的年輕人, 以及海外與文專家等。 研議結果, 判定應該儘速研究如何利用網際網路。  經過網路內容的規劃及網面之製作等, 終於1997年8月1日首次將「育德文教專線http://www.
edutech.org.tw」上網。  從此, 本基金會的台語現代文的推廣, 就改以這套新工具之業務為中心。


台語現代文之開發過程      .          林繼雄(1998台文初稿) 翻譯上網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