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文書法的發展史跡(3)
回 EDUTECH 首頁
選擇:  (1)1943~1948年12月;   (2)1949~1958年;    (3)1958~1968;    (4)1968~1986年;

- - - - - - - - - - - - - - - -  (5)1986~1989年;  (6)1990~1994年;    (7)1995~1999;    (8)2000~2004年
1958年~1963年(在高雄醫學院,東海大學) 

 [說明]_1958年2月起, 林繼雄著手他的第一項夢想就是要出版台灣第一本大型化學新知識的書。 第二次世界大戰於1945年結束,台灣卻還沒傳進來新時代的科學。 在這一本書中, 介紹了物質觀,相對性理論,波動力學,化學鍵量子理論,晶體理論,物質觀測法,化學反應理論等 (具體看目錄)。
    這本 606頁的科學圖書, 在台灣科學界對華文寫作還未習慣的當時, 林繼雄其實是用打字機快速寫台文初稿後, 翻譯為華文來完成的; 全書內的插圖,包括眾多分子原子的立體模擬圖, 全由他獨立繪製。此書出版時,他特將此書獻給陳發清博士, 而特別寫道:以報謝他自失志中救起著者的鴻恩。 陳博士是他在大四時收留他的教授。
      年僅二十八歲的林繼雄副教授一到高雄醫學院,就引起全校學生的注目。 講課幽默又會拉一手小提琴的他, 馬上成為學生課外活動的靈魂人物。 每年的迎新送舊, 以及各節日的音樂活動, 都由他安排主持。當年, 國內的大學都沒有可修碩士博士的研究所, 所


以不像今天到處都有年輕的博士,副教授, 教授,且在大
學裡的教授都年必五,六十; 多是日據時代的教師。 他們一般沒有學過北京話, 而政府不准上課時使用台語(杜聰明校長及年老的教授們卻都堅持說台語和日語), 所以不少學生聽不懂教授在說甚麼。 林繼雄卻因為長期活用甘為霖"廈們音新字典", 就會用近台音的"國語"全程上課。
     林繼雄來高雄有一項願望是想要跟地方的台語專家見面相識。 其中的一位是杜聰明校長特地由澎湖邀請來的許成章先生。 許先生是著名的台語詩人。 他對台語文的寫作有深厚的根基和成就。 所以能就他學習是很有意義的事。 他很傳統。 他正在規畫要盡一輩子的力氣和時間去從古書中搜集出台灣話的古漢字。 沒有那些, 人們無法滿足地寫好台灣話。「台語沒有一句話不能在古書中找到漢字句」, 這是他常說的。  這是極為龐大需要無上毅力的工作: 尤其它需要很深的古文修養。  林繼雄考慮到當前的條件, 就對協助他的事不敢答應, 只有祝福他和鼓勵他。 他們一直維持很好的友
誼, 到林繼雄出國回國而擔任該校的兼任教授之後。
     1959年,「基礎化學論」出版之後, 立刻著手規畫以分子軌域理論為思維背景的有機化學圖書。 當時,分子軌域理論在國內還沒有傳入, 所以要利用這項理倫,來涵蓋全部的有機化學,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是不少波動力學的演算需要快速的電腦, 而國內還沒有電腦, 林
繼雄只能利用一架手搖計算機,對單純的分子做演算。有時一個小分子的演算就要花費好幾天。這時長期協助他的是蘇仁助先生。 他是世間少有的好人, 更是很有耐心的好幫手。 另外必需提起的是,當年藥學系三年級的張豐明。張君文筆極佳, 又因為他的政治家父親的緣故,頗達世事。他指導林繼雄不少"國語文"和"國語發音"。他於畢業後,在藥學界飛黃騰達,常常代表美商公司, 到東南亞開會演講, 也常到台北來看老師,可惜英才早萎,留給無限遺憾。
 -
近世有機化學
林繼雄•蘇仁住共著
1960年9月出版
  -
本書謹獻給高雄醫學院院長
杜聰明博士
以表達著者衷心的敬意
     1961年, 林繼雄收到台中的東海大學兼任副教授聘書, 每週前往一天半, 主持量子化學課。 課堂上, 自然會談起波動力學中所用到的 ΨΦφψσπ等希臘字母及那些的典故。 後來也曾談過台語現代文利用來做學術研究和編寫化學學術論文的方便性。這不過是說說罷了。 沒有想到有一位天才學生吳俊輝, 自己私下研究他的一套現代拼字法, 這件事完全沒有人知道, 一直到1963年, 他在宿舍裡的幾本用他的台語現代文所寫的課業筆記本被發現, 因而以叛亂罪起訴,才有人知道此事。重義氣的吳同學, 始終沒有說出這個台語文的寫法, 是從那裡得來的靈感。林繼雄至今
還很感謝他。
   1962年, 林繼雄另受到淡江文理學院的兼任副教授聘書, 乃安排每週五六前往淡水和台中授課。量子化學是以波動力學(或說量子力學)為根基的科學, 而波動力學對物理系的同學都有困難, 於是他就開始編著
為化學系學生的手寫波動力學講義, 以便分發給前來上課的學生。 這套講義於1964年完稿而出版時, 就定名為"量子化學導論"。
   該年12月升任高雄醫學院正教授後三個月,就收到成功大學兼任副教授聘書。 於是開始了一身兼教四校的忙祿生活。 不料於一年後,高雄醫學院校長杜聰明與董事長陳啟川的奪權紛爭表面化而驚動了全國, 校內不再有寧日。  有一天,醫院院長謝獻臣召見林繼

雄,要求率眾加入陳派。林不 答應。 謝乃說: 你不想管政治,政治卻會來管你!
    真的,不多久,有位四十歲左右的人來看林繼雄。客客氣氣地問了很多事。 林

 量子化學導論-

林繼雄 著
林理智•林繼弘協助

1964年10月出版

以為他是那一所大學來的同業, 也就向他說明自己幾年來的出版品和研究計劃。看了那些,他最後竟然說: 其實, 我是調查局的。我一看到林教授就知道, 你不會是匪諜 。 在林的追問下, 他才說出誣告者是誰。 原來是林教授平日最照顧, 也給了最多幫助的醫科二年級班長高×敏。林教授找高來說: 我可不是平常給你最多幫助的人麼? 你怎麼要害我?  高笑哈哈地答得很妙, 可說是名言, 他說: 是啊, 我剛加入國民黨, 老師疼我, 所以給我一個立功的機會,是應該的吧!
     此事在調查局有記錄,而且兩年(?)後的"情報雜誌"上,有報導說, 調查局人員細心調查後,替南部某大學副教授洗刷了匪諜冤情。 而高, 如他所說的, 在國民黨內步步高升,幾年後當到僑選立法委員而回國; 如今他是親民黨幹部。堪可稱為台灣政界鬥權的成功者。
1964~1968年(在淡江,美國,成大)
 [說明]_高雄的空氣污染越來越嚴重。  有錢人為了個人私利的鬥狠, 及將為下一代掌權份子的台灣人, 為站據社會地位所做得非理性行為, 使人十 分寒心。 台灣人的前途會是如何?  經歷了戰爭,被征服,強權統治和普遍人權的破壞, 此時台灣人若非經由愛鄉心,找出整體的道路, 還有尊嚴的將來嗎?
    所熟悉的許成章老先生,以及陳冠學, 葉石濤, 鍾肇政, 等等文學家所謀求的是甚麼?  他們以優越的文學修養和對台灣社會深入的觀察, 正在努力的台灣新文學運動, 可不是要淨化社會人心以對抗時代腐化的潮流麼?  受到戰後新時代科技訓練, 到處宣揚科學思想f和方法論的林繼雄, 這時雖有台語現代文的利器, 卻深深感覺到, 應該暫放文藝途逕, 專心灌入科學創作與教
育, 似較合宜。 於是決心要離開高雄回到台北, 乃向淡江大學申請專任教授職位。
    1965年2月, 林繼雄與豐原(台中)豪門之女林理智結婚。 林女之父親是日本慶應大學醫科畢, 而母親是初代淡水女子學院的畢葉生, 對台語詩辭的造詣極深。林女本身畢業於東海大學化學系, 同樣文藝學養頗佳,且善於英文。 他門結婚後住在淡水校區, 一年後(1966)得一子。
     當時,林繼雄已獲得美國研究所深造獎學金, 乃給此兒名怡年, 意乃"心繫台灣之年" 。  8月, 夫妻相約兩年之期, 林獨出國門, 就學於克利夫蘭城的西儲大學(Western Reserve Univ.)研究所。 妻兒則辭職回豐原老家。
      8月4日飛達克利夫蘭城, 6日是入學前生活營。當時正遇黑人暴動, 教師叫大家不可往城市西區逛。 生活安頓完, 幾天後要準時註冊。
  註冊那一天, 急忙出現一位台灣來的學生, 說是下了飛機就趕來的。  林有獎學金, 所以很快註冊完就就離開。下週一, 就有化學研究所的分級考試(Placement Exam.)。 要考無機化學, 物理化學, 有機化學(包括理論有機)三科。  成績發表時, Dr.Pace 笑咪咪地告訴林: 你太厲害了, 沒有見過這麼高分的學生: 成績是 99/100, 86/100, 191/200。 (考生中次高的是:  78, 52, 122)。 這事立刻傳遍全所。 林去找 Dr.G.A.Olah(幾年後的Nobel獎得主), 如約做他的研究生。  這時見有怖告說, 9月中有半年一次的外文考試, 須通過法,德,俄三中之二,才能成為學位候補生。 林如何一下子通過兩科呢? 此關不過則免想兩年修畢學位。 見此乃急往外文系, 說明我們在台灣以台文,中文和日文為日常用語, 盼能容許此中之一為評選科目。幾經交涉, 乃以特例准以歐文一科的高分數, 替代兩科。 林選德文。 到了考場, 看到考題是一篇化學論文,要翻譯成英文。 這似乎是特別為林安排的。這場檢定考視通過後, 就贏得直攻PhD.的資格, 而可安排兩年的種種關卡。
    此後, 日而繼夜的修課,考試, 研究實驗;  此間也不時地受到那位政工幹校來的學生的暗中跟蹤與電話騷擾。 有一次, 當面把他抓到, 他竟說他愛上林的班上某女生才這麼做的。 真是的, 到了美國還來那一套!
      在美國的兩年, 林多次體驗到美國人可貴卻相當普遍的民族性, 那就是對一個有過好表現的人, 大部份的人都自動地來給他幫忙, 甚至替他設想而讓他有更好的表現。回想起台灣的社會, 事卻是相反的。
      1968年7月, 最後的博士學位口試 ,準備好, 一上台, 主任考委說: 不必講化學了; 請講你的生平吧。 大家笑聲中, 學位考試通過。  林急著回國, 因為國立成功大學的新學期就要開學了。  他於半年前就預料會通過Ph.D.學位而向成大申請了專任教授職。 他心很急,怕會失去這項專任國立大學的機會。 這時林38歲。

          . . . . . . . . . .  . . . . . .      請按此往 →  後續發展
現代文書法的發展史跡(3)         .  
育德文教基金會 (2004/8)